• 回到顶部
  • 020-82512529
  • QQ客服
  • 微信二维码

人腺病毒:特性与检测意义

 

腺病毒知识卡

中英名称:人腺病毒 | Human Adenovirus | AdV

感染症状:发热、咽痛、咳嗽、全身酸痛等

高危人群:婴幼儿、入伍新兵、呼吸道或心血管疾病患者及免疫缺陷患者

流行季节:温带、寒温带冬春季流行;热带、亚热带夏季流行

主要危害:AdV在学校、军队引起暴发疫情,可致重症或死亡。近年研究发现我国AdV感染所致肺炎有上升趋势。住院肺炎患儿中,AdV肺炎约占10%,其中11.9%为重症。如治疗不当,AdV肺炎易发生重症致死,或留下远期肺部损害。因此,尽早确诊AdV感染,有利于制定合理的治疗方案,对患儿的治疗效果和预后意义重大。

人腺病毒(Human Adenovirus,AdV)是腺病毒科哺乳动物腺病毒属的一种,其结构为无包膜的二十面体病毒颗粒,内含线性双链DNA。自1953年至今,已发现腺病毒共7个种型(A~G),超过60种血清型。其中,B种的3、4、7、11、14、21、55型等为常见导致呼吸道感染的型别。

呼吸道感染AdV主要临床表现有发热、咽痛、咳嗽、全身酸痛等,冬春两季易在学校和军队引起暴发疫情,是引起小儿呼吸道重症的重要病原之一。美国疾病防治中心在2014年启动了国家腺病毒型别报告系统(NATRS),用于协调汇总境内腺病毒型别的实验室检测报告。我国目前尚无全国范围的监测系统,临床进行腺病毒感染检测及分型,对于疾病的控制和防治具有重大意义。

传播途径

AdV主要通过呼吸道飞沫或粪-口途径传播,也可通过污染的物体、手指和液体传播。环境中高浓度的空气病毒悬浮微粒传播可致角膜结膜炎。儿童腺病毒感染的夏季暴发多与游泳接触有关;入伍新兵中腺病毒感染可能通过直接接触和通风系统中的气溶胶暴露传播,且有压力、疲劳等促发感染的宿主因素。

AdV具有较强的耐酸碱、耐脂溶剂能力,仅对紫外线较为敏感。感染者病毒排毒时间较长,根据血清型、身体部位、患者的年龄和免疫状态不同,可持续数日至数月不等。这些因素都使AdV更易于传播。

流行趋势

流行病学研究显示人群对AdV普遍易感,呼吸道传染病例中5%~10%儿童和1%~7%成人为AdV呼吸道感染,男女之间无显著的易感性差异。婴幼儿、入伍新兵、呼吸道或心血管疾病患者及免疫缺陷患者是AdV感染的高危人群。1997~2015年间全国范围内报道的28起AdV暴发病例中,儿童和新兵占总发病人数的73.97%,检出AdV型别以3、7、11型为主,4型引起的幼儿暴发疫情仅2014年广东报道一起。

在温带和寒温带地区,AdV流行通常发生在冬春季;热带和亚热带地区更多在夏季流行。夏秋季也可发生,但多为散发,一般不引起暴发或流行。

临床特征

呼吸道AdV感染常见症状包括发热、鼻塞、鼻炎、咽炎、颈淋巴结肿大及咳嗽,伴或伴有中耳炎。一般情况下,AdV感染症状较轻,具有自限性,病程约7~10天。但在免疫功能低下人群中,如免疫系统发育尚不完善的6岁以下儿童,短时间内高度疲劳、紧张的入伍新兵及免疫缺陷患者、器官移植术后患者等,容易引起局部暴发,且可致重症感染及病例死亡。近年研究发现我国AdV感染所致肺炎有上升趋势。住院肺炎患儿中,AdV肺炎约占10%,其中11.9%为重症。重症肺炎起病快,病情重,是我国小儿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我军亦有报道部队中AdV疫情20起,病例人数3889人,其中重症患者24例,死亡患者1例,为11型和14型重组变异产生的AdV 55型引起。

我国目前流行的AdV型别以3型和7型为主。医院监测病例的全部型别中,3型占53.18%,7型占36.79%,5型、11型次之;暴发疫情病例中3型24.97%,7型62.33%。根据临床报道,AdV3型感染的临床检查结果常见白细胞总数和中性粒细胞比例升高(2005篇);AdV7型感染的暴发病例中,常见患者后壁和扁桃体出现增生滤泡,伴咯白色泡沫状痰。

由于AdV具有诸多血清型和嗜组织特性,其感染相关的疾病及症状十分广泛。除上、下呼吸道感染外,急性角、结膜炎和腹泻等胃肠道感染症状也较常见。此外,暴发疫情时群体中常有无临床症状的隐性感染者,该群体同样可成为传染源,且具有一定发病风险。2018年冬季香港一项对住院患者的呼吸道病毒筛查研究显示,无发热或呼吸道症状的住院患者中AdV与副流感病毒4B检出率较高,提示AdV作为院内感染源的传播风险可能仍未获得足够重视。

检测方法

AdV引起的呼吸道感染在临床表现方面与流感、副流感及其他呼吸道病原体非常接近,因此很难通过临床症状进行鉴别诊断。针对病毒抗原的免疫学检测和针对病毒核酸的分子诊断技术可快速检测AdV,其中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灵敏度最高,有利于感染病原体的准确的、早期快速判断。

诊疗策略

由于一般AdV感染具有自限性,对多数患者可采取对症支持治疗,对免疫抑制患者加用抗病毒药物,目前针对AdV的主流抗病毒药物是西多福韦。AdV3型感染中常检测到白细胞总数和中性粒细胞升高,至今尚不能明确是由于病毒本身引起或较长时间病程引发的细菌感染。对于明确合并细菌感染的患者,可使用抗生素治疗。确诊感染病原体因此有利于减少抗生素滥用,降低耐药菌出现的发生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儿童AdV肺炎由于症状无显著鉴别特征,及诊断重视程度不足,临床时有发生延迟诊断或误诊。如治疗不当,AdV肺炎易发生重症,且可留下远期肺部损害,如肺不张、肺纤维化等。因此,尽早确诊AdV感染,有利于制定合理的治疗方案,提高患儿家长的配合度,对于患儿的治疗效果和预后意义重大。

考虑到AdV较强的可传播性及危害性,对于密集生活群体中检出的AdV感染患者,应提醒其所属组织及时采取隔离与场所消毒等预防措施,避免暴发疫情。在临床一线做好AdV感染的诊断与管理,对于AdV疫情的系统监测与处理是至关重要的。

 

参考文献

[1] JORGENSEN J H, MICHAEL A P.临床微生物学手册[M].第11版.中华医学电子音像出版社.

[2] CHRISTOPHER M S, STEWART P L, NEMEROW G R. Adenovirus[J]. CURR Top Microbiol Immunol., 2010, 343: 195-224.

[3] 陈晓飞,刘琪琦,周伟,等.人腺病毒及其分型方法研究进展[J].生物技术通讯,2017(05):700-703.

[4] 徐友富,李景刚,柯跃华.我军呼吸道腺病毒感染流行病学特征分析与防控策略探讨[J].解放军预防医学杂志,2019(03):1-3.

[5] ALISON M B, HOLLY M B, HAYNES A K, et al. Human adenovirus surveillance — United States, 2003–2016[J].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Weekly Report, 2017.

[6] 冯晓妍,吴敏.人腺病毒感染流行病学研究进展[J].医学动物防制, 2016(05):518-520.

[7] 黄燕武,韩凤娟,田顺利,等.人类腺病毒7型致军营暴发感染的临床特征[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 2016(52):38-39.

[8] 刘受祥,刘百祥.儿童呼吸道腺病毒感染临床分析[J].湖南师范大学学报(医学版), 2013(03):78-81.

[9] 卢桂兰,石伟先,张代涛,等.2016年北京市儿童腺病毒感染疫情的流行病学和病原学研究[J]., 2019.

[10] 王和平,郑跃杰,赵海霞,等.25602例住院儿童呼吸道腺病毒感染检出分析[J].重庆医学, 2018(12): 1661-1663.

[11] 孙惠泉,张新星,顾文婧,等.2006~2015年苏州地区440例儿童呼吸道腺病毒感染的流行病学分析[J].中国当代儿科杂志, 2017(01):34-38.

[12] 翁灵伟,孙飞,吴学勤.儿童呼吸道腺病毒感染与流感病毒A感染的临床特征比较[J].中国乡村医药, 2016.

[13] 陈伟,王盛书,张文义,等.我国呼吸道腺病毒疾病流行病学现况分析[J].军事医学, 2017(10): 814-821.

[14] 邓洁,钱渊,赵林清,等.近年北京儿科急性呼吸道感染患儿中腺病毒的型别监测[J]. 中华儿科杂志, 2010.

[15] 胡彦宏.儿童腺病毒肺炎的诊疗误区[J].中国临床医生杂志, 2015(04):3-5.

 

        广东和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产品:腺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PCR-荧光探针法)用于检测人口咽子样本中的AdV病毒核酸,特异性好,灵敏度高。经实验室验证,该产品可检出AdV 1~4、7、8、11~14、35、39~41、55型共15个血清型,基本覆盖我国常见流行型别。核酸检测方法1~2小时可出结果,有利于感染病原体的早期快速判断。

 

文章详情

 

创建时间:2019-06-17 13:35